新闻详情

一代青年的精神盗火者 - 聊赵一凡

发表时间:2019-05-09 00:00

赵一凡海报.png


赵一凡的传奇在于,一个身残到几乎无法外出的人,却是最活跃思想传播者——他以保存、搜集、传播地下文学,苏联、东欧禁书和各种西方经典文学著作为使命,为那个荒芜年代里的年轻人提供了精神食粮,成为70年代重要的思想启蒙者。


赵一凡。原籍浙江义乌。家庭出身革命干部。文化程度相当大学。


1935年出生于上海。从三岁起,随父母辗转于上海、浙江、大连等地,途中感染疾病,从1939年到1957年前后卧石膏床共16年,两腿瘫痪,走路拄双拐。


在长期卧病期间,通过看图识字、新华字典等工具开始学习识字,6岁时便读《西游记》等小说,10岁以前读《鲁迅全集》。13岁时曾编写《新少年故事》,在大连光华书店出版。其间,通过广播自学俄语,依靠字典能阅读一般俄文书报。


从1959年起,编写儿童读物及注音,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世界知识出版社等做校对工作。校过的书,较大的有《红楼梦》、《聊斋志异会评会校会注本》、《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几十部。担任《现代汉语词典》的终校。


文革前期,赵一凡收集大量传单、大字报、小字报等资料,将其腾抄、编码并装订成册。文革后,有关部门为给因言论而被死刑枪毙的遇罗克平反,资料证据便是由赵一凡提供。


文革中期,赵一凡开始大量搜集民间地下文学资料,包括手抄本小说及郭路生、北岛、芒克等人的诗作,将其翻拍、抄写、保存,为日后北岛等人创办《今天》文学杂志提供了可能性,是《今天》的重要参与者。


1975年初,赵一凡因“反革命”罪被捕入狱,两年后释放。1978年获得平反。


1988年赵一凡因心脏病逝世,享年53岁。



对话者:徐晓

生于上海,长于北京。198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79年起开始发表短篇小说和散文,1982年至今,从事记者、编辑工作。作为《今天》诗刊的重要编辑,徐晓是历史的见证人,更是历史的参与者。徐晓在《水远的五月》《爱一个人能有多久》中追忆与爱人周郿英的生死恋情,《无题往事》一文回忆了她与赵一凡的交往……在那个年代,这一群体所代表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精神以及敢于怀疑的理性精神,使许多人着迷。


对话者:徐勇

艺术家。生于上海,长于北京。1978年毕业于中国河南科技大学。曾任机械工程师和北京广告公司摄影师。是北京胡同文化旅游创始人和798艺术区主要发起人。长期进行摄影图像创作,出版过《胡同101像》《小方家胡同》《解决方案》《18度灰》《这张脸》《底片》等十多部个人系列摄影作品集。80年代的胡同作品被收录美国的《世界摄影史》(A WORLD HISTORY OF PHOTOGRAPHY)。70年代参与赵一凡家的青年活动,是赵一凡、徐晓的友人。


对话时间:2019年5月11日 下午 3点 - 5点

对话地点:缓存空间 - 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七星东街料阁子11号


分享到: